rincha

You are loved.

【二人花】Water lily-1

居酒屋店长与作家AU


-

丸仓丸;

抄袭宽松世代剧情设定;

有个人恶趣味;

没有能认真看的细节;

也没有剧情;

上一次写J禁是在7年前了……如果能用一颗慈爱的心来看就好了;

噫!











终电结束以后客人渐渐散去,这家鸟帝王居酒屋的新任店长大仓百无聊赖地趴在柜台前反复核对数据,好不容易熬到快要凌晨4点半才摇摇晃晃地站起来:“好~啦大家开始准备收拾收拾,马上要过最后点单的时间了赶紧打扫盘点——啊欢迎光临!”

大门突然被推开,大仓下意识地招呼出声。


-

“抱、抱歉,还来得及吧?”
初冬的寒风从门缝里随着来客窜进来,冰凉的空气让大仓一下清醒过来,开始活络的心思发出一句服务从业者失格的吐槽:诶——这个点才来?好麻烦啊!

来客背对柜台坐下,摘下帽子和口罩,仰头对店员安田小声点单,在这个角度只能看到安田笑着挥笔记录的神态,好像和那人很熟悉的样子。

过了一会儿安田拿着单子飞奔回到后厨,又扑腾着飞过柜台,正好被大仓伸手拦下。

“时间来得及哦?4点27分。4点30分才是last order吧?”安田伸手指着墙上挂钟,抢先回答道。

“……啊。——不是问这个,熟客?”

“嗯,都是每周一凌晨4点多左右来呢,刚好点杯酒。”厨师涉谷难得从后厨探出头小声接话。

“这个时间……?”

“就一点点东西,也不花时间也不麻烦,我们都习惯了。”安田摸摸头笑道。

大仓转头看向店内唯一一桌客人。这家店的营业额一直都是片区里倒数第一名,地点普通,人流量不大,只有周末的晚上客人会多到排队,过了午夜就只有一些赶都赶不走的上班族大叔把领带系到头上一杯一杯地喝,笑得震天响,直到彼此搀扶着去赶最后一班电车。在这之后基本不会再有客人,在打烊前半小时却只能呆坐着打发时间。

说是为了拯救营业额被从总部派来帮忙,其实是冒失的后辈犯了大错连带给予他的处分,大仓心知这个左迁惩罚的严重性,一晚上都在生着闷气,反而是安田和涉谷在闲暇时安慰他,让他更加焦虑。

每个晚上都这么痛苦的话,要怎么坚持下去……

几个小时前还在纠结未来发展的大仓此刻却只顾着盯着远处谈笑的三人歪了歪脑袋。


-

“你们还收不收拾了——”大仓终于想到自己还有新任店长的威严,忍不住往前迈了一步。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安田突然爆发出高音笑声,捂着肚子趴在桌上大喘气,涉谷则是无声地张大嘴挥舞着拳头,好像要窒息一般对着空气挣扎,看表情的确是在笑没错……

唯一的客人也颤抖着低下头笑出了声,中途像是突然感受到背后的灵压,回过头仰起一张通红的脸仰视大仓。

“哈哈哈哈哈哈大仓君来得正好,让maru酱给你再表演一次刚才那个一发技!哈哈哈哈哈哈!”安田笑得快要背过气去,敲着桌子喊道。

“嗝!”被称作maru酱的男人脸上挂着灿烂的笑容,手里的大杯生啤早已经喝得见底,对着大仓打了个响亮的酒嗝。


-

后来的事大仓其实不太愿意承认,比如说三秒后自己就被逗得蹲在地上拍手,比如说他知道自己一向笑点低,但今天这个仿佛被戳中穴位一样的疯狂状况并不常见,比如说明明应该是糟糕的一天,傍晚出勤前还烦闷地抽了好几支烟,现在却笑得像个从没烦恼过的傻大个。

四个男人乐呵呵地边聊边收拾,已经没人想起吐槽为何客人要一起帮忙擦桌子,之后还站在后厨门口陪着大家聊天直到所有流程结束,三人围观着大仓将大门锁上。

出门的时候天还没有亮,大仓在昏暗的路灯下有一些别扭地握住了对方伸来的手,热乎乎的掌心有一点潮,他说:“我叫丸山隆平。”

安田补充:“maru酱。”

丸山微笑着挥挥手,推着单车歪歪扭扭地走向巷口,很快就消失在了大仓的视线中。


-tbc-

评论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