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incha

You are loved.

【二人花】Water lily-4

在大仓的印象里,丸山在晚上人最多的黄金时间来店里大概是第一次。
“今天不用赶稿了。”带着闪亮的笑容竖起拇指、自动自发坐到吧台的丸山,看上去一脸轻松。
大仓一肚子问题——为什么不用赶稿了,你要回京都了吗,为什么没和我说,为什么要帮我——全都堵在嗓子眼,无奈他只是盯着丸山看了一会儿。
“店长!麻烦帮忙把烤串摆上架!”
“是、是!”听到涉谷响彻店内的呼唤,大仓慌慌张张地转过身奔向后厨。

-

默默翻转着烤串的大仓此刻心理活动十分剧烈。
总是在凌晨造访,和自己聊得很愉快的丸山有比想象得还要活跃的一面。无论是邻座的大叔,还是身后的一桌OL,都很快和丸山谈笑风生起来。不知为何,酒过三巡的大家好像相识已久的老友一样,围在丸山周围听他扮傻说笑,对他倾诉心事。
曾经自认为最能理解废柴作家,不仅能和他长聊到天亮,还最懂他的作品,大仓开始怀疑到头来丸山比他想得神秘多了。
他交了什么样的朋友,每天有什么样的烦恼,早上起来吃不吃早餐,现在是不是在恋爱,什么都不知道。
只是说着一些不着边际的笑话,自顾自觉得“我们俩大概波长很合”,其实说起来,看着丸山的小说流泪的肯定不止大仓一个。毕竟是那么有才华的人。
“啊啊,店长!那串鸡胗要烧焦了!”
“!!”

-

渐渐地到了后半夜,客人逐渐散去,只剩下喝茫的丸山趴在吧台呼呼大睡。
围坐在吧台无所事事的经营者们压低着声音讨论。
安田说道:“还是第一次看这家伙睡着呢。”
涉谷:“想必是了,要是平常睡这么死,我们要打烊也没办法等他,只有把他踢出去了。”
大仓:“酒量也没有很大嘛。”
安田:“喝没多久脸就超红了。”
涉谷:“哈哈哈哈看!耳朵也超红!”
大仓:“刚才就被隔壁桌的男大姐调戏了呢……”
安田、涉谷:“哦?”
大仓做了个受惊万分的表情:“把maru的脸按向自己的胸前,一边说着maru酱~~~一边拼命揉啊揉的,画面超级惊悚。”
安田、涉谷:“……真的。”
丸山:“……嗯?”
大仓、安田、涉谷:“?!”
话题的主人公迷迷瞪瞪地抬起头,抬起通红的脸庞,眨了眨眼睛。

-

醒来的丸山仍然醉醺醺的,拖着嗓子念着不知所云的咒语,还突然抱住走近来擦丸山睡着时流在桌上的口水的大仓不放,被安田和涉谷笑了半天。折腾了好一会儿,不得已大仓担负起了送丸山上计程车的任务。
“maru,我打个电话叫车哦?”
虽然在店里大呼小叫地(“丸山隆平你好胖啊!我手要断了!酒味超臭!离我远点!啊啊啊手放哪里呢给我拿开不要挠我痒痒啊你是白痴吗!——哈哈哈够了啊!”)想把黏在他身上的丸山剥下来,走出店外被寒风一灌又变了主意,反身搂紧了体温趋高的醉鬼取暖,声音也不由得柔和了起来。
“maru?你在听吗?”
“大仓君,我明天要回京都啦。”
喝成这样才要说吗……
“……我知道了。”大仓撇着嘴低声应道。事到如今还有什么好问的呢,何况自己又有什么立场问呢。
丸山扬起脸,笑得特别开心的样子,露出右脸颊上深深的酒窝,没心没肺地挥了挥手。
“拜拜!大仓!”
鬼使神差地、大仓抓住了丸山挥舞的手腕,用力握了握。
彼此沉默了几秒,丸山补充道:
“谢谢你。”

-

横山制作的节目播出以后,大仓的门店客流明显大了起来,原创限定料理大获好评。
虽然空闲时间越来越少,大仓还是时不时和丸山打个电话,得知他回家在京都一家老铺酒坊找了兼职,得知他买到了想读很久的绝版书,得知他和年过八十不苟言笑的酒坊主成了忘年交,每晚都要一起喝一杯,得知他正在计划养狗,得知他不再写作。
不知不觉冬天过去,春天也快结束了。樱花开了又谢,梅雨季即将抵达,空气的热度陡然升高。
那是暮春到初夏之间季节暧昧的一天,大仓到打烊时才有空拿起手机,看到了几小时前收到的邮件。

-

tacchon:
你好吗?
虽然昨天才发过line,但还是要问你过得好吗?这是一种老派书信的浪漫。(得意脸)
说点什么好呢?
啊对了,说说我的小说吧。
之前tacchon说喜欢的那一篇,其实我写完了。
标题也拟好了,叫作water lily。
结局嘛,其实在动笔前就决定了,一直没和你说实话很抱歉。是个BE。
其实男主人公一直没发觉,他和一生倾慕的姑娘其实都并不存在。
不过是一个落魄的作家写出来的角色罢了。
很可悲的一生吧?诞生在虚构的故事中,有了自己的灵魂,无法反抗被设定的感情的同时又滋生了不属于原作的贪欲,从而执着了一辈子,到头来甚至连第二个了解他的读者都没有,永生永世独自困在这个悲恋里。
不过,永远不会发觉真相其实也是救赎。毕竟只要想着爱人,就能得到勇气不是吗。
是不是太阴暗了?(哭脸)
只是想和你说这件事而已……让你忧郁一下……开玩笑的!(吐舌头)
我觉得啊,我能把这个思路写出来真是太好了,因为它还是有为它感动的读者的啊。
那样温柔细腻的唯一的读者——tacchon,生日快乐!

是不是很突兀?!是不是吓到了?!(星星)
再次介绍一下这就是丸山流的浪漫。
可不要随意动心哦!

丸山隆平 午夜 于鸭川

-tbc-

隔了许久一口气写完的没检查,可能全是漏洞,请各位谅解orz
爆了字数却还没有完结……
被自己折服……

【二人花】Water lily-3

休息日的下午,大仓瘫坐在丸山家的被炉前,斜眼看向满头大汗在厨房里忙碌的丸山。
缘由是丸山说要感谢大仓认真读了小说,发来了“给你尝尝我的手艺!很好吃的!大概……(汗)”的可疑消息邀请大仓来到自己租住的公寓。这里虽然十分陈旧,但好在并不狭小,有能放得下被炉的客厅,还可以在一角放上塞得满当当的书柜和工作桌。大仓伸直了腿好奇地四处张望,问道:
“maru你真的行吗?”
“等、等等再和我说话!马上就好了!”
丸山的声音听上去很紧张,传来的菜刀声音频率特别低,一看就是不太适应料理的样子。
“要是难吃的话我会马上吐出来哦。”大仓坏心眼地威胁丸山。
丸山闻言哭丧着脸从厨房里走出来,委屈极了:“那……我还是叫个外卖吧。”
终于忍不住放声大笑的大仓晃晃悠悠地从被炉里站起来走向丸山,把他推回厨房:“你要是叫外卖就太没诚意了所以拒绝。快点啦我肚子好饿!你要感谢我好心好意来帮忙啊!”

-

晚餐在吵吵闹闹之间准备完毕。丸山兢兢业业地守着自己的拿手菜粕汁尝味道,时不时还要被大仓毫不客气地指派去切食材调味。但大多数时间丸山都只需要看着大仓熟悉地翻炒烹饪,转眼就变成一桌料理。入座后大仓在丸山的星星眼中满足地往两人杯子里倒酒。
“结果反而是让大仓你做了晚饭……真不好意思——”
“干杯!是啊,虽然是maru买的高级牛肉,但是这份恩情还是要永远记住啊。”
“嗯!”丸山傻笑着点头,端起了酒杯。

-

氛围愉快,室温如春,冬夜被炉里的酒会时间特别让人沉迷。
在大仓发自内心地夸赞粕汁暖胃暖心之后,掩不住笑意的丸山满面春风,仿佛嘭地一声变成了头顶树叶的狸猫,向着大仓的作品伸出筷子。
“呜哇这什么!超级好吃?!天才吗?!”
早已饿坏的大仓正忙着狼吞虎咽,只来得及给丸山一个“我知道”的得意眼神。
“要是在你的店里也能卖这个就好了,限定料理什么的。”
“……唔,也不是不行,但是要和总部申请呢。”
“去申请绝对比较好哦!店长的手作限定料理,大家会喜欢的!”
大仓托着腮思考了几秒的间歇里又和丸山碰了一次杯。
“如果大家都像你这么爱吃这些料理的话,也许是个好主意呢。”
“一定会的。”
仰头灌酒的大仓透过玻璃杯看到的是隐去了笑容,丸山真诚的眼睛。

-

以此为契机,大仓开始了繁琐的准备工作;与总部不停地谈判,送样品,写企划案,下军令状,忙得不可开交。
这么晕头转向地过了一周,在新年到来前好不容易得到了许可,以“尝试三个月后没有起色就作出处罚”的条件。
期间大仓时不时和丸山发消息报告进度,偶尔能收到丸山发来的冷笑话,以及“大仓这么努力,我也要赶紧把小说写完!”这种谜之flag。
大仓看着屏幕想了想,回复“带着小说来店里的话就能吃到我做的菜了哦~”点击发送。
“我会努力的(握拳)”
“BE的话可能因为厨师哭了菜会变得很苦~”
“厨师不可以哭啊(哭脸)不过我喜欢BE哦。”
“果然maru性格好阴暗!根本就不是表面上那样!可怕!”
“不可怕啊!”
紧接着丸山发来的一张自拍的鬼脸。
“可怕!!!呜哇啊啊啊啊!”
“很失礼啊!(怒)”
“呜啊啊啊啊!”
“吃我一记!必杀——鲑鱼气波!”
“反弹!”
这样无穷无尽地互相犯傻的聊天记录,直到大仓不小心睡着才告一段落。

-

新年过后大仓的限定料理得到了电视台的取材,制片人是以专注美食节目闻名的横山,在此之前一个人来到店里试吃。
酒足饭饱后的横山满足地摸摸肚皮:“是maru酱一直很执着地和我说,大仓君的料理最棒了,弄得我特别好奇。不过还真是好吃啊!”
站在一旁的大仓赶紧乖巧起来:“非常感谢!那个……横山君是怎么和maru认识的……?”
“嗯……酒友?我们经常出来喝酒。”
“哦……”
啧。
“说起来,maru酱说要搬回京都,以后可能不容易见面了呢。”
“……”
哈?


-tbc-

老梗王……还都是bug……orz
大概还有一两章,完全就是看接下来的体力了(?)

【二人花】Water lily-2


这个冬夜里大仓无所事事地站在柜台等了一晚,再一次欣喜地看见店门被推开,裹在绿色羽绒服里的丸山从门缝里探出半个脑袋。
“晚上好!”

-

“听说maru酱是作家?”招呼大家一起陪着丸山坐下聊天的怠工店长大仓抓起一把毛豆。
“完全不算啦,就是在杂志上写写美食专栏。而且每周都要过了交稿日的午夜才被编辑骂着写完,然后才来这里喝一杯……”仿佛是伤感的回忆涌上心头,丸山苦着脸吞了一大口沙拉,接着说道:
“其实我想写小说来的,但出版社总是没兴趣。”
“写得这么烂啊?”大仓露出同情的神色。
丸山委屈地把脸皱成一团:“喂!对比你大的人稍微委婉点啦!”
“啊,maru酱比我大呢?”
“我听yasu说了哦,你比他年纪还小,那就比我小了。”
坐在一旁埋头吃饭的安田嘴里鼓鼓地塞着半只鸡翅,只能顺势点头。
“诶——这把年纪了还在写卖不出去的小说?!”
丸山噎了一口啤酒,满脸通红地咳嗽起来。

-

不过丸山大概是有着钢铁般的心脏,配合大仓连续毒舌攻击硬是化耻辱为笑点,重现自己去出版社碰运气时的种种糗事,搭配丰富的奇声和鬼脸成功把大仓和安田逗得前仰后合,笑跪在地。
——涉谷倒是睡倒在了隔壁桌。

一转眼到了打烊的时间,被强行叫醒的涉谷摇摇晃晃地搬椅子,动作还不如丸山这个客人快,四个人笑笑闹闹收拾完出了门,大仓拉着丸山交换了联络方式。
“想和maru一起尽情地喝一次酒呢!”
——也许在假日一起和他喝两杯会忘记很多烦心事。出于这么一个单纯的目的,习惯直球的大仓伸出了手。
丸山眯眼笑了起来,露出右脸颊的酒窝。

-

就算每天分析纪录,构思营销活动,店里的生意还是没有太大起色。生性厌恶失败的大仓憋着一股闷气,能治愈他的事物并不多,说起来大概只有偶然尝到的好吃到让他一激灵到拉面、清晨回家冻得半死时喝到的家门口便利店关东煮的汤汁、在路上看到的围巾戴得很好看的女孩子的背影、以及打烊前从店门口探出头先对他表演个一发技逗他笑的丸山。

由于在上一次分别时收到大仓的必杀撒娇奥义“想读一下maru写的小说啊~”,丸山虽然害羞但还是将未完成的稿子发到了大仓的邮箱里。
并不热爱阅读的大仓认认真真地看了,是个悲伤的爱情故事。男主人公穷极一生追寻爱人身影却从来无法触及,直到垂垂老矣仍未说出口。
故事不长,大仓躺在床上捧着手机一口气读到最后一行,正捂着胸口对着天花板发呆,突然被弹出来的消息窗吓了一跳。
“是不是写得太差了(哭脸)(摆手)”
“结局呢?><”
“想是想好了,但是写不下去(哭脸)(哭脸)”
“我看你一直说写得差只是给自己降低难度吧,太差劲了心机boy(怒)”
“诶——为什么这么说?!(哭脸)”
只会发哭脸这个表情吗!大仓看着屏幕默默腹诽,还没来得及回话又收到一条消息。
“等等,你刚才说的意思是……在夸我?(闪电)”
“赶紧给我把结局写出来啦!”大仓顿了顿,又补上几个字:“我很喜欢这篇,写得真好。”
点击完发送大仓谜一般地心跳加速了起来,为了冷静下来只好反手把手机摔回床上起身上厕所喝水拉窗帘给盆栽浇水,晃了一圈回来打开手机。
“啊啊,tacchon太温柔了,喜欢!(笑)”




-tbc-

剧情进展慢到令自己震惊。




【二人花】Water lily-1

居酒屋店长与作家AU


-

丸仓丸;

抄袭宽松世代剧情设定;

有个人恶趣味;

没有能认真看的细节;

也没有剧情;

上一次写J禁是在7年前了……如果能用一颗慈爱的心来看就好了;

噫!











终电结束以后客人渐渐散去,这家鸟帝王居酒屋的新任店长大仓百无聊赖地趴在柜台前反复核对数据,好不容易熬到快要凌晨4点半才摇摇晃晃地站起来:“好~啦大家开始准备收拾收拾,马上要过最后点单的时间了赶紧打扫盘点——啊欢迎光临!”

大门突然被推开,大仓下意识地招呼出声。


-

“抱、抱歉,还来得及吧?”
初冬的寒风从门缝里随着来客窜进来,冰凉的空气让大仓一下清醒过来,开始活络的心思发出一句服务从业者失格的吐槽:诶——这个点才来?好麻烦啊!

来客背对柜台坐下,摘下帽子和口罩,仰头对店员安田小声点单,在这个角度只能看到安田笑着挥笔记录的神态,好像和那人很熟悉的样子。

过了一会儿安田拿着单子飞奔回到后厨,又扑腾着飞过柜台,正好被大仓伸手拦下。

“时间来得及哦?4点27分。4点30分才是last order吧?”安田伸手指着墙上挂钟,抢先回答道。

“……啊。——不是问这个,熟客?”

“嗯,都是每周一凌晨4点多左右来呢,刚好点杯酒。”厨师涉谷难得从后厨探出头小声接话。

“这个时间……?”

“就一点点东西,也不花时间也不麻烦,我们都习惯了。”安田摸摸头笑道。

大仓转头看向店内唯一一桌客人。这家店的营业额一直都是片区里倒数第一名,地点普通,人流量不大,只有周末的晚上客人会多到排队,过了午夜就只有一些赶都赶不走的上班族大叔把领带系到头上一杯一杯地喝,笑得震天响,直到彼此搀扶着去赶最后一班电车。在这之后基本不会再有客人,在打烊前半小时却只能呆坐着打发时间。

说是为了拯救营业额被从总部派来帮忙,其实是冒失的后辈犯了大错连带给予他的处分,大仓心知这个左迁惩罚的严重性,一晚上都在生着闷气,反而是安田和涉谷在闲暇时安慰他,让他更加焦虑。

每个晚上都这么痛苦的话,要怎么坚持下去……

几个小时前还在纠结未来发展的大仓此刻却只顾着盯着远处谈笑的三人歪了歪脑袋。


-

“你们还收不收拾了——”大仓终于想到自己还有新任店长的威严,忍不住往前迈了一步。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安田突然爆发出高音笑声,捂着肚子趴在桌上大喘气,涉谷则是无声地张大嘴挥舞着拳头,好像要窒息一般对着空气挣扎,看表情的确是在笑没错……

唯一的客人也颤抖着低下头笑出了声,中途像是突然感受到背后的灵压,回过头仰起一张通红的脸仰视大仓。

“哈哈哈哈哈哈大仓君来得正好,让maru酱给你再表演一次刚才那个一发技!哈哈哈哈哈哈!”安田笑得快要背过气去,敲着桌子喊道。

“嗝!”被称作maru酱的男人脸上挂着灿烂的笑容,手里的大杯生啤早已经喝得见底,对着大仓打了个响亮的酒嗝。


-

后来的事大仓其实不太愿意承认,比如说三秒后自己就被逗得蹲在地上拍手,比如说他知道自己一向笑点低,但今天这个仿佛被戳中穴位一样的疯狂状况并不常见,比如说明明应该是糟糕的一天,傍晚出勤前还烦闷地抽了好几支烟,现在却笑得像个从没烦恼过的傻大个。

四个男人乐呵呵地边聊边收拾,已经没人想起吐槽为何客人要一起帮忙擦桌子,之后还站在后厨门口陪着大家聊天直到所有流程结束,三人围观着大仓将大门锁上。

出门的时候天还没有亮,大仓在昏暗的路灯下有一些别扭地握住了对方伸来的手,热乎乎的掌心有一点潮,他说:“我叫丸山隆平。”

安田补充:“maru酱。”

丸山微笑着挥挥手,推着单车歪歪扭扭地走向巷口,很快就消失在了大仓的视线中。


-tbc-

为了不被认为是僵尸粉强行发张旅行照片。